手机端
当前位置:BM国际 > 海外新闻 >

沙特、俄罗斯大打石油价格战 但真正对手实际上是美国

北京时间3月10日武汉夜生活网讯,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在石油产量与价格的争端,让两国陷入了一场争夺市场份额的恶战,但分析人士说,两国真正的对手实际上是美国的石油工业。

  不管是不是有意为之,这场全面的石油价格战已经让美国石油工业遭受重创,油价自上周五以来大幅下跌。分析人士说,经济下滑可能会损害美国经济,导致美国能源行业规模缩小,并使美国失去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国的地位。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在加剧,因为俄罗斯未能同意进一步削减目前每天180万桶的产量,以应对需求的急剧下降。需求的下降是由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扩散,重创航空与旅游行业。

  上周五,随着欧佩克和俄罗斯结束了会谈,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之间达成了三年多的生产合作协议破裂。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之间的裂痕星期五似乎进一步扩大。

  沙特阿拉伯立即做出回应,提供了大幅的价格折扣,并宣布增产,这些举措帮助引发了油价的大幅下跌。

  俄罗斯也不甘示弱,声称其石油行业将保持其市场份额,能够经受住油价下跌的冲击。

  周一国际原油收盘创1991年以来最大日跌幅,WTI收跌24.59%,为史上第二大日跌幅,收报31.13美元/桶;布伦特收跌21.3%,报35.58美元/桶。

  削弱美国能源地位

  加拿大皇家银行(65.41, -7.28, -10.02%)(RBC)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赫丽玛-克罗夫特(Helima Croft)写道:“尽管欧佩克领导层仍希望油价暴跌将成为两个石油大国和解的催化剂,但普京总统可能不会很快屈服。”“我们担心这可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因为俄罗斯的战略似乎不仅针对美国的页岩气公司,还针对美国丰富的能源资源促成的强制性制裁政策。”

  她指出,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受到了俄罗斯最大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董事长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的影响。谢钦长期以来一直反对欧佩克的生产协议,并对美国对俄罗斯石油公司交易的制裁感到愤怒。此前,美国的制裁阻碍了俄罗斯完成北溪2号管道的建设,这条管道是将俄罗斯的天然气输送到欧洲的关键途径。

  IHS Markit副主席丹尼尔-耶尔金(Daniel Yergin)表示:“对俄罗斯人来说,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管道的建设接近完工,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耻辱。”美国一直反对这条管道,因为它将增强俄罗斯在欧洲能源市场的主导地位。

  特朗普政府并没有回避这样一个事实:美国能源产量增加意味着对外国资源的依赖减少,对能源生产国实施制裁的能力增强,就像对伊朗和委内瑞拉那样。

  克罗夫特写道:“就目前而言,谢钦似乎并不是要简单地消除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市场份额,而是要消除美国丰富的能源资源促成的积极的美国制裁政策。”“特朗普政府官员多次吹嘘,美国有能力通过大幅减少石油出口来惩罚其外交政策对手,并由于国内能源供应充足而免受价格影响。”

  全面石油价格战

  分析师说,全球市场份额之争可能会导致石油价格再下跌10%或更多。这可能对美国石油业造成沉重打击,因资金紧张的企业面临更大幅度的裁员,甚至破产和被迫合并。投资者对该行业过度支出的不信任,导致该行业缺乏资金,资本支出可能会变得更加有限。

  美银证券(BofA Securities)全球大宗商品和衍生品主管弗朗西斯科-布兰奇(Francisco Blanch)表示:“市场原本预期沙特会像往常一样采取行动,即基本上削减产量以平衡市场,但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本可以呆在那个位置,但沙特这么做是想给俄罗斯一个教训,还是沙特认为俄罗斯正忙于处理疫情?”

  “现在的问题是,俄罗斯和沙特是联合起来伤害美国的页岩气产业,还是互相攻击。”

  布兰奇表示,他不确定这种裂痕背后的原因,但随着市场进入下半年,这种动机可能会变得重要。如果这场口角只是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战略之争,那么它可能不会持续太久,俄罗斯和OPEC早晚会达成一项新的协议。

  他说:“真正的政治事实是,美国对中东的介入比过去少了很多,俄罗斯近年来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显著增强,这既是政治上的,也是经济上的。因此,换句话说,俄罗斯比过去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人们比过去更能感受到它的影响,”布兰奇说。

  耶尔金说,俄罗斯的动机似乎是为了打击美国的页岩气。在过去十年里,美国的页岩气一直是国际市场上的一个不确定因素。美国石油行业只对经济和金融状况做出反应,而其他主要生产国则更直接地受到本国政府的影响。

  “这是沙特阿拉伯针对俄罗斯,而俄罗斯针对美国。我想就是这样。俄罗斯不能大幅提高产量,而沙特可以。”

  Again Capital的约翰-基尔达夫(John Kilduff)表示,俄罗斯可能认为沙特阿拉伯稳定石油市场的承诺是理所当然的。基尔达夫说:“他们可能做得太过火了,沙特的意思就是:‘这就是你想要的任何形式的补贴。’”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星期五说,从4月1日起,所有生产商都可以制定自己的产量。

  耶尔金说,俄罗斯可能会看到需求急剧下降,希望现在就采取行动。他说:“第一季度预计,全球石油市场的日需求量比去年第一季度减少了390万桶。这里最重要的问题是,在全球经济冻结、市场大规模收缩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做。”

  布兰奇预计,曾触及每桶近31美元低点的布伦特原油,可能会跌至每桶20美元的低点,然后才会企稳。布伦特原油价格已经远远低于2019年4月达到的每桶75.60美元的高点。

  克罗夫特周末在利雅得表示,很明显,沙特阿拉伯打算大举增产,使本已供过于求的市场出现产能更加溢出的局面。

  她写道:“在我们36小时的利雅得之行中,我们清楚地看到,石油行业的央行行长正准备迅速大幅提高产量,可能重新试探2018年略高于每日1100万桶的高点。”“尽管这种政策需要巨大的财政成本,沙特阿拉伯似乎决心要把大开“水龙头”,直到俄罗斯同意加入欧佩克其他23 个生产国和参与大规模集体减产,以此来解决的需求影响冠状病毒。”

  不仅是石油领域的危机


  今年油价的波动已经对美国石油公司造成了冲击,这些公司本来就因资本市场的限制而承受着压力。但即便如此,这也未能阻止美国上周石油产量维持在接近纪录水准1310万桶/天,美国原油出口亦触及纪录水准415万桶/天。

  随着沙特准备向市场供应石油,分析师预计需求将继续下降,导致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萎缩。在过去几个月里,随着意大利的隔离检疫和旅游的放缓,欧洲和美国的需求也在下降。

  在美国,石油生产州的经济,如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预计将受到能源减速的最严重打击。

  耶金说:“整个能源行业的前景将突然出现逆转。石油和天然气的供应链深入整个中西部工业地区,这打击了钢铁工人,伤害了在美国制造机器的工人。所以这不仅仅是石油领域的危机。美国石油产量将下降,这将对贸易平衡不利。美国现在在石油和天然气两方面都是世界第一,但是以目前的价格水平,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

  布兰奇表示,他预计油价在大幅下跌后将出现反弹,尽管这将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但消费者应能从油价下跌中受益。
分享至:

相关阅读